“颜究官”潇爷:精致和考究是女人的必修课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8-07-11 11:34

如图片无法显示,请刷新页面

无论你多么近距离地观察马潇潇(潇爷),都很难觉察到眼前这个神色轻盈的女人已经年近40了。不仅仅是因为你在她的脸上很难找到岁月的痕迹,更多的是她全身上下洋溢着少女感,她的眼神里保留着一种热情。那种不为名利所累,也不因人际关系而惆怅,仿佛只要自己努力就能看到希望的热情。

她从来都不掩饰自己对于外表的在意,甚至是过分的苛求。今天什么样的唇号搭配什么样的衣服,什么样的香水适合什么样的出席场合,哪怕工作得再忙再累再晚回家,也不忘把妆一步一步卸干净做好护理步骤再安然入睡。我从前觉得这样活着的女人很累甚至很装,倾向于那种大大咧咧快意恩仇的个性,可以陪你坐在街边撸串,放肆笑起来露出八颗牙齿那种。

马潇潇全然不是这种人,可是她的精致考究让人觉得丝毫不费气力。她笑着解释说,当这些都成为一种日常习惯就会变成很自然的一件事。精致不是为了在人前装腔作势,而是一场慎独修行。在她眼里这是一个女人的必修课。

两次归零 整装出发

如图片无法显示,请刷新页面

空有外表精致,却无匹配实力去支撑强大内心,精致就会从人生红利变为金丝牢笼。

马潇潇明白这个道理,在事业上她一直不敢怠慢。当年她在某台湾食品龙头集团负责两个5亿美金的现象级品牌,外人看来她作为集团内部第一位80后BU总经理事业一片光明,可就在兢兢业业的十年后,她渐渐感到疲乏,甚至厌恶起自己循规蹈矩的生活状态,耐心一点点被枯燥的工作消磨。

爱美的她产生了一个迫切的奋不顾身的念头——投身到自己真正热爱的事业上去吧。

不久后她成\为中美合资医美集团的品牌总经理,负责筹备建立了4家大型综合医美医院。了解了医美行业深水区的她深谙行业和用户的痛点,也痛心于这个行业目前的乱象。渐渐的她发现现实远没有自己想象的美好。药品渠道的混乱,审美缺失带来的“网红脸”泛滥,不正规诊所导致医疗事故频发,用户选择成本高昂……她甚至一度后悔自己转行的决定,加上从一家体系稳定的行业巨头突然转变到初创企业中难免感到各种不适,工作习惯上的巨变,团队建设上的瓶颈。 

马潇潇对此也坦言自己并不是一个意志力多么坚定的人,也曾怀疑过人生明明可以靠脸为什么还要拼命,也想过从此放弃,偷偷懒走走捷径。但庆幸的是,这根弦在每一个将断不断的时间节点上还是绷住了。

回过头来看,一切都是成长。一年的困顿阵痛期过去后,她全身而退,一手创办起自己的Finerme轻医美专属定制。

关于理性轻医美的全新理念

如图片无法显示,请刷新页面

Finerme从始至终都推崇轻医美,即用无创和微创的方式进行面部管理。在潇爷眼中,每个人都有追求美的权利,但是对待美的态度应当理性。循序渐进式阶段性的变美,追求少创伤少频次,在细微中蜕变,在整体中呈现,从而达到最理性状态,而不是急功近利一蹴而就的变美方式,在这个急躁的社会里,无数人因为这样变成整无可整的怪物脸。

她希望每个爱美的女性都可以美得体面而不张扬,坚决反对用统一的整容模板把每张不同的脸都作为同一条生产线的实验产物。她坚信有一种美的标准凌驾于”三庭五眼“、三围腿长之上,这个标准就是我们自己。发现自身的美,而不是遮掩自己的丑,如何展现自己永远比遮盖所有缺陷来得重要。这也是她为什么一直以来都倡导专属定制、理性变美的根本原因之一。她说:“我的每一个弱点和缺陷,恰恰是为我带来人生各种不可思议的入场券。”

这也是她为什么要做“颜究官潇爷”公众号的初衷。不仅仅是为了分享一些干货内容,更重要的是灌输一种全新的审美观念和自我审视的意识。看到越来越多的女性,因为这个公众号长年累月不断的价值输出,由内而外地发生着改变。这是潇爷最乐见其成的事情。

艺术造就高级之美,而变美是桥梁不是终点

更重要的是,马潇潇的轻医美理念里带着艺术的眼光。我们用标准决定漂亮,而用艺术决定美。毕业于艺术设计专业的她在过去十几年里不忘时时锻炼自己绘画的技艺,坚持着自己美学设计的工作。她有一套自己的美学价值观,将“克制 留白 生命力”的东方美学结合在属于亚洲人的医美事业里。

一个空洞的缺乏艺术审美的女人是无法将自己真正变美的,即使变美也是那种脱离不了低级趣味和迎合意味的美,懂得艺术才能懂得取舍与平衡,了解局限与偏好,从而支撑起高级之美。

如图片无法显示,请刷新页面

所以她在为用户提供脸部美学管理设计的同时,不忘陪伴她们去香港观看Art Basel,携着她们去和Jaime Hayon面对面零距离地交谈。她致力于的方向不仅是让每一个女人变美,更重要的是拥有感知美的能力。

最终的目标是透过外表之美发现内在之美。爱美是天性,而不以美丑断好恶,是更大的修养。这些也许不会帮我们变好看,但却能让我们成为自己真正喜欢的人。让自己爱自己才是终点,如何做一个高级的女人?要核在于我不讨好你,也不需要你,我对你没有需求感,在我的世界里我是最重要的,我足够好了。这才是最终的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