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材与精神:陈敏的婴戏世界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8-05-21 09:30

 

 

 

我近年来多创作古典人物、婴戏题材,是想专注于同一表达形式下,陶瓷表现出的独特魅力。因为艺术的关键是形式,即使是同一题材,由于有不同的学识理解和不同的创作意念,也会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和风格。从我的婴戏题材展开来说,是对器型的审视、釉色的整合及题材的撷取,既保留了传统文化的深厚底蕴,也融注了现代美学的创作意念,是将传统民间青花手法与现代陶艺融为一体。

 

 

 

 
 
[
清净格物 大巧若拙
 
]
     ——陶瓷婴戏题材装饰创作谈
 

文/陈敏

 

我近年来多创作古典人物、婴戏题材,是想专注于同一表达形式下,陶瓷表现出的独特魅力。因为艺术的关键是形式即使是同一题材,由于有不同的学识理解和不同的创作意念,会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和风格。从我的婴戏题材展开来说,是对器型的审视釉色的整合及题材的撷取,既保留了传统文化的深厚底蕴,也融注了现代美学的创作意念,将传统民间青花手法与现代陶艺融为一体。

 

 

 

婴戏在陶瓷中的表现古已有之,作为传统装饰纹样,它最早出现在唐代长沙窑,有釉下褐绿彩婴戏莲纹,宋以后在各窑口的瓷器上都有刻花、印花、绘画来表现,明清景德镇窑更是精通这一题材的表现,有很多精彩的创新和表达。“为无为,事无事,味无味”的“天人合一”的状态,在儿童身上得以充分体现,隋唐以来,“婴戏”就成为包括陶瓷在内的工艺美术品乐于探索的古老题材。对于这样经典题材的现代诠释,不但要博古通今、古为今用,而且要不落窠臼。

 

受聘为国家艺术基金项目导师应邀讲座

现场教学示范指导青花创作

 

我首先想到的,是婴戏题材要大胆地摒弃“多子多福”、“五子登科”等世俗意识,赋予造型意念新的含义。习艺绘瓷时,我从釉上粉彩入门,人物画的造型经历了:从线描的勾勒到色彩的晕染,从仿拟到自画的过程,对人物形体结构的比例关系敏感而熟谙在心。在景德镇得天独厚的陶瓷环境中,我从民间青花吸收营养,在形式的理解、审美的观念和技术的掌握上,传达了儿童形象与神思关系的完整体念,展示出天真活泼、少私寡欲、清净虚明、无思为嗔,“自然”与“人为”的“天人合一”的和谐境界。

 

 

陈敏 背影

高温色釉瓷盘

30 x 30cm

 

 

我的理解是,婴戏作品可以不按照形象的结构来组织线条,可以不按照正常形体来渲染,但是要利用线条和釉色来体现自己对笔墨的认识。我喜欢空灵、简单和毫无造作的表现手法,表达陶瓷材料的内在张力。表面上看,是寥寥几笔线条、随意涂抹产生的釉色肌理,是似是而非的物象形体,但是线与色、情与景,有时青红分明,有时却浑然一体,看似不经意,却经营出一种骨子里的宁静。

 

 

陈敏 婴戏·景德娃

青花分水瓷板

50 x 50 cm

 

 

好的陶瓷婴戏作品,对笔墨、线条、造型的控制能力,应该是自然的、融合的。我初始传统人物、婴戏题材,颇受苏汉臣、李嵩的影响,用细腻、写实的手法,长而圆润的线条来表现孩童的丰润、柔软,后来用线着墨亦颇受陈洪绶影响,又吸收山水花鸟画勾染点皴多种技法汇为一路,近年来复融书法行草之运笔意味,顿挫中显遒劲,柔中藏刚,圆中寓方,诸般笔势料色围绕一个“形”字做足文章。围绕“形”,是用人物造型的整体概括取代物象的细微刻画;是用不同形状的色块对比取代对一招一式笔墨技法的津津乐道和自我陶醉,乐感十足的的笔调和釉色打破了以往的有序平衡,更多地出现了有关线面和肌理构成的反差对比,用料用色用笔更为果敢放达,视觉效应也随之有了明显的冲击力。

 

 

陈敏 辩诗图

青花釉里红瓷瓶

35 x 35 x 85cm

 

实际上,这是我对景德镇民间青花学习和研究后的成果,在充分吸收景德镇民间青花的特点,结合简笔写意的思路和对青花釉里红材质的工艺处理,赋以造型意识和新的内韵。在形式的理解、对审美观念和技术的掌握上,传达了儿童形象与神思关系的完整体念。我重视对器型的审视、釉色的整合及题材的创意,画面中没有引人入胜的景色和多余的堆砌,却散发着稚趣和童心并浓的雅致,婴戏看似乱头粗服,但不失形体的构成规律;大笔涂抹,不拘形似,但又合乎情理,线条简练而不简单,画面朴拙而不呆板,手法潇洒而不草率,真乃灵气逼人,神完气足。

 

 

陈敏 古风

釉里红斗粉彩瓷瓶

43 x 43 x 78 cm

 

所以说,陶瓷婴戏题材是历久弥新的,我们可以不注重题材的时代性和环境的现实性,但是要坚持艺术作为精神安慰的清凉剂,要陶醉于远离社会纷争的宁静气氛中去缓解紧张节奏的平衡机制,这就是我借用婴戏的母题、古人的意境、古人的意境、道家的思想所企求的形式之新。

 

 

陈敏 君子在野乐淘淘

颜色釉瓷瓶

45 x 45 x 60 cm

 

与陶瓷接触越久,随着经验,我就越发对材料的工艺属性变得越来越理解和包容。什么是当代?什么是陶瓷艺术?艺术的外延模糊不清,陶瓷材料在艺术中的角色也捉摸不定。以现有的艺术家陶瓷作品来解析,似乎难以将其定性,它永远包含未知和可能性。

 

 

陈敏 祥和

青花镶器

83 x 45 x 45 cm、77 x 25 x 25 cm(2)

 

陶瓷有很柔性的东西,它温和、精致,它的柔美性让人难以抗拒;陶瓷又太脆弱,不像钢铁般总想着坚固的永生,所以对陶瓷你又得去爱护它,呵护它。陶瓷材料本身有着久远的历史文化传统,直至今天它都在不断更新自我、超越自我、拓展自我,这样一种特质常常在创作时吸引到我。

 

 

陈敏 天伦之乐

青花斗彩瓷瓶

42 x 42 x 79 cm

 

陶瓷材料的成型、施釉、烧制等制作过程中,时时刻刻存在着不确定性,这些要求艺术家必须要理解工艺,我们绝对不能陷入工艺的陷阱中而在作品观念传递中打折扣。陶瓷材料在与当代文化碰撞过程中,不断拓展出新的样式是必然的。事实上,经历了数千年传统的陶瓷材料从工艺美术性质向纯艺术性质发展,在向现代以至当代的过渡仅仅只有数十年的经验,这段经验一方面得益于技术层面的日益完善,更为重要的是纯粹艺术的发展对于材料的全新认识和工艺的重新利用,从而导致观念的革新。

 

 

陈敏  童趣乐淘淘

粉彩镶器

78 × 28 × 28 cm

 

我的理解是,陶瓷创作的前提应该是:把握艺术规律、表达真实、表达对美的理解和感受。

 

粉彩  青花斗彩

君子在野乐淘淘

82 × 25 × 25 cm

 

陈敏  闲日帷消一局棋

四方瓶

32 × 25 × 25 cm

 

 

陈敏  童趣

青花斗彩瓷瓶

39 × 39 × 78 cm

 

 

 

 

陈  敏

 

[艺术家简介]

 

 

陈敏,男,1962 年生,江西余江人,江西工艺美术馆副馆长,中国陶瓷艺术大师,江西省工艺美术大师,教授级工艺美术师,享受政府津贴专家,中国陶瓷工业协会大师联盟副秘书长,江西省陶瓷行业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景德镇市工艺美术学会理事长,江西省第六届工艺美术大师评委,江西省工艺美术高级职称评委,江西省工艺美术专家库成员,第七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江西评委。

 

在中国美术馆,中国工艺美术馆,日本日中友好会馆,日本崇光百货,美国亚利桑那大学,美国洛杉矶,韩国利川等地举办个展或联展。

 

1998年"山居"获第六届全国陶瓷艺术设计创新评比一等奖;

2002年"日式餐茶具"获第七届全国陶瓷艺术设计创新评比一等奖;

2006年"生活陶艺餐具"获第八届全国陶瓷艺术设计创新评比一等奖;

2000年至2002年作品连续三届获得中国西湖国际博览会金奖;

历年共获各类奖项30余项。

 

作品被美国亚利桑那大学、中国工艺美术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江西省慱物馆、江西工艺美术馆、韩国京畿大学、韩国利川陶瓷馆收藏。